2019年5月28日 星期二

英國和荷蘭之旅

2019年4月我們去了英國和荷蘭,因為去年十月見到英航有優惠機票,只要$5,400一人就可以由香港直航倫敦,再免費轉機去愛丁堡;回程由阿姆斯特丹飛倫敦再直航回港。我很想回去當年讀大學的愛丁堡,再以前往荷蘭觀賞鬱金香引誘太太,加上香港復活節和太太表妹的女兒在美國的春假並非同期,即使我們去到美國她也要天天上學不能去玩,另外由於今年復活節比較遲,我們多逗留兩天便可以連接上勞動節假期,最終成功出行歐洲。

我們的行程很簡單,4晚愛丁堡、2晚倫敦和4晚荷蘭。由愛丁堡前往倫敦我們坐火車,4.5小時便到。由倫敦去阿姆斯特丹是坐歐洲之星火車,2018年新開辦,只要3小時40分鐘,車票也只是40歐羅!坐火車有兩大好處,一來可以減少碳排放,二來我們由愛丁堡抵達倫敦King's Cross之後,再出發往荷蘭是由旁邊的St. Pancras車站,我們就住在火車站附近的Hub by Premier Inn,就不用拿行李上落倫敦地鐵去酒店。

有人懷疑由愛丁堡飛往倫敦是否比火車更快更方便,我和我的英國朋友們都頗肯定不是。由愛丁堡市區往機場要半小時,要在航班起飛前1小時到,飛行時間1.5小時,之後由希斯路機場出市區又要1小時,最後都是4小時以上,還是假設航班不延誤的話。而且我們預早購買火車票,票價只是29英鎊一人。一點都不算貴。

我們在4月18日晚由香港出發往愛丁堡,4月23日由愛丁堡往倫敦,再在4月25日由倫敦往阿姆斯特丹,最後4月29日由阿姆斯特丹返港。好了,我們出發!

2019年2月26日 星期二

爸爸終於走了

2019年1月8日,我的爸爸終於離開我們而去了。他自1994年患上糖尿病,之後身體健康一直普通。在去年復活節前後開始轉差,需要鐘點工人芳姐和後來的印尼工人Issa的照顧,但是終於在今年初因為氣促而死。

我很捨不得他。最主要原因是我以為還會有一段日子。他在最後一天仍然可以說話和看報紙。他也對家中的裝修有意見。現在回想起來,醫院讓他住單人房其實是一大提示。因為他們不想一個快死的病人跟其他病人一起住大房,以免影響其他病人的心情。

他死後,我們開始搞喪葬的事。首先是要去殯儀館訂禮堂。事實上很多事情殯儀館都可以幫到忙。他們有套餐服務,二萬元左右已經可以搞定所有事情,而當中最昂貴是棺木(1萬2千元)。此外他們也有人在生死註冊處幫手。

我們會將爸爸和媽媽安放在一起。所以我也去了華人永遠墳場了解情況。原來要等到火葬之後才可以憑骨灰紙申請加位。另外由於媽媽的龕位屬於爸爸,所以我要去民政事務署宣誓,將龕位轉到我的名下,然後才可以作出申請。

最慶幸是爸爸有平安紙,所以遺產方面的事都算相當順利。至於殮葬方面,單是醫院發出火葬批准和死亡原因文件已經等了五天。有文件之後才可以領取死亡證和申請火葬,這已經是一星期之後。殯儀館領取遺體就要等到1月25日。正式守夜和上山火葬是差不多一個月後的2月1日和2日。很多親戚都在追問日期,但是火葬場要等殯儀館上網定時間,所以急不了。

2月2日終於上山火葬。大部份親戚都有來,連四姑姐也專意由澳洲飛回來出席。我們也有陪她吃晚飯和翌日吃早餐。火葬之後要到2月16日才能領取骨灰和骨灰紙。拿到骨灰紙才可以去華人永遠墳場正式申請加骨灰盅。獲得華人永遠墳場的批准之後,三個月之內就要完成加位的工作,所以馬上要去找石廠做石埤。最後找到了一間在柴灣連城道的石廠,他們馬上訂時間,3月9日就可以上位。我已經決定了,我死後灑在紀念花園可以了,不用煩。

印尼工人我們本來也幫她找到新僱主,不用回國,新工作也可以在三月上班。可是她好像因為爸爸的死而出了一點精神問題,表示妹妹有病想回去看她。結果新工作要解約,我們要為她買機票讓她回去印尼。

爸爸走了,我是捨不得他。但是他近日來健康已經退化了不少,出門都要坐輪椅,而且經常手腫腳腫,根本每天都過得不容易。有時甚至也搞不清楚銀行卡和八達通卡,幸好沒有遇到壞人。尚好他最後的三個月有印尼工人每天照顧他和陪伴他。他現在不用再擔心我們了,我們不用擔心他。爸爸我們將來再見。

2018年11月27日 星期二

2018年關西之旅-第8天

今天早上又是酒店吃早餐之後出發。我們由心齋橋坐一個地鐵站至難波,打算坐南海電鐵去Rinku站去Premium Outlet血拚。

選擇南海電鐵而不是JR的原因是南海有一個Rinku Premium Outlet套票,售價1,710円,包括一張難波至Rinku的車票、一張Rinku至關西空港的車票和一張1,000円的現金券。猶記得由關西空港前往Rinku都要370円,即是說由難波至Rinku只要340円。至於那兩張1,000円的現金券,太太說沒有問題,一定用得完。(1,000円現金券只有兩個限制,不能用在美食車或TAG Heuer。)


難波站的即時列車時間和月台表


大阪申請舉辦2025年世界博覽會,剛剛確認申辦成功。


我們將行李寄存在車站內的投幣locker,要收700円。出站之後才發現有旅客中心,寄存一件行李只收500円…

我們實在太多店舖要逛。午餐也沒有甚麼時間吃,最後只是在星巴克吃三文治。



二時左右我們就要離開前往機場了。回到機場等了10分鐘左右就有車。其實我們有想過是否可以坐JR,反正路線一樣而且收費也一樣,不過其實在關西機場的出口閘機是不同而且不互通的。


我們的香港航空航班。

最後又要在機場的免稅區購物。機場免稅區又是很多人,我去排隊,太太去挑貨。不然肯定不夠時間買。


返香港了。

我們的晚餐就是飛機上的飛機餐。但是下飛機回到家裡之後又肚餓了。唯有煮杯麵吃。有點後悔沒有去機場內的便利店多買一點吃的。

2018年關西之旅-第7天

今天早上在酒店吃早餐,然後我們就拿著行李前往新大阪站,我們在新大阪買了地下鐵全日票,乘坐地下鐵前往心齋橋的另外一間Via Inn。

在酒店安頓好之後,我們返回梅田的Lucua百貨公司。太太要去Donguri Republic、Disney和Sanrio,這裡三間都有。



Lucua的Donguri Republic。

不過這裡的Sanrio太小,太太不滿意,於是我們又去了Hep Five。不過在去Hep Five之前,我們先去了阪急百貨公司12樓的Locanda吃pancake。



Hep Five有一間蠟筆小新專門店。

下午我們去了在北花田的Aeon Mall購物。我在4樓的紀伊國屋書店買月曆時,忽然聽到轟隆一聲,之後整個地面在震動。我也見到在門口掛起的橫條在搖晃。旁邊的日本女孩說了一句:「地震(じしん)。我從來沒有經歷過地震,不知道現在是否要逃生。但是見到旁人都沒有甚麼特別反應,Aeon Mall內也沒有疏散廣播,大家都繼續正常購物,我便提起選好了的月曆去付錢。後來才知道是和歌山縣外海發生了5.4級地震

買完東西我們坐地鐵回到酒店安頓休息一下,之後又去了心齋橋的Sanrio和Disney店。太太在Sanrio買超過了5千円可以退稅。於是去了大丸四樓。那兒全部都是中國人在搞退稅… 大陸人不是說日本有幅射不要買日本貨嗎?



晚上我們去了金龍拉麵的位置轉入去的神座拉麵。

由神座拉麵再走不遠就是難波Walks,這裡也有一間Donguri Republic。之後我去了Big Camera看掛牆鐘,太太去了激安之殿堂幫朋友買東西。然後就是去藥房。

買完之後我見我們已經到了難波,就索性去難波地下鐵站坐一個站回去心齋橋好了,反正我們有全日票。明天下午就回香港了,明天早上最後一個目的地是關西機場旁邊的Rinku Premium Outlet。

2018年關西之旅-第6天

由於我們都想浸多兩個湯,所以決定今天比預定遲一個小時才離開。早上我們7:30吃早餐,之後再去多兩個外湯,地藏湯和一之湯(昨天沒有開門)。浸完之後,已經九時多,我們回旅館check-out,也差不多十時了。




早上的城崎溫泉

我們坐的火車是10:40開車,我們就慢慢步行去城崎溫泉車站。在車站我們遇到了一個很友善的當地人,他很欣勤地幫我們在車站拍照,並且問我們由那裡來。我們告訴他我們來自香港,他說他也去過一次。


京都丹後鐵道列車


只有一卡的丹後鐵道列車。沿途都是見樹多於見人,很有浪漫感覺。

我們由城崎溫泉出發只坐一個站至豐崗,十分鐘左右就到。在豐崗站轉乘11:00開出的丹後電車前往天橋立。

大約12:30我們抵達了天橋立。我們在車站買了傘松公園的遊覽船和登山車票之後,就去了飛龍觀。



天橋立車站有兩輛JR快速列車同時停泊。



傘松公園看天橋立。

我原本是打算9:33就由城崎溫泉出發來天橋立。現在由於少了一小時,我們遊覽得有點急,所以午餐也沒有時間吃。

下午三時我們回到車站,站內的小賣店也已經沒有甚麼食物賣了。不過我有興趣的是很多遊客都在等15:20前往西舞鶴的丹後電車。那一卡列車也就載了很多遊客離開。我不明白為何他們不要坐15:31開出,一樣前往西舞鶴的赤松觀光列車?


15:20開出前往西舞鶴的丹後電車。我想大部份遊客都是坐這班列車前往宮津再轉車去福知山。之後由福知山坐JR前往京都。18:08抵達京都。


我們乘坐的15:31開出的赤松觀光列車,每人只需要多付540円買整理劵。我們預定16:27抵達西舞鶴。16:33有JR由西舞鶴前往京都,預定也是18:08抵達。


我們在車上買了丹鐵咖啡飲。

如果在宮津下車前往福知山,就錯過了兩大景點。一個是丹後由良和栗田間的「奈具海岸」,另一個是丹後神崎和丹後由良間的「由良川橋梁」。


列車在奈具海岸停下讓我們觀光。

列車在丹後由良站停車10分鐘左右,供我們下車觀光和拍照。



列車在由良川上的橋樑行駛。


橋上看兩邊的景色真的很特別。

我們準時16:27抵達西舞鶴。之後16:33往京都的JR原來就是在相連的月台發車,所以很輕易就可以趕上。這班JR原來在綾部會與由福知山發車的JR結合成為一輛七卡列車一起前往京都。

終於我們在18:08順利抵達京都。當然是先去祭五臟廟。


吃飯之後,我們又去找在站內的中村藤吉分店。找到了,人又不多,當然要再次光顧。


甜品都吃完了才真正滿足,我們這才回去在新大阪的Via Inn休息。我們的五天JR關西Wide通行證也到期了。明天和後天都只是逛街購物吃東西。

2018年11月21日 星期三

2018年關西之旅-第5天

今天早上在酒店吃早餐,都頗為豐富,怪不得朋友會推薦這間酒店。

早餐之後我們將行李寄存在這裡,然後就前往新大阪站坐9:17分的新幹線前往姬路。新幹線列車真的很快,30分鐘後我們已經抵達姬路站。

由姬路站前往姬路城要走20分鐘,不過是一條商店街,所以絕不無聊。






日文的"姬"是公主的意思。


商店街在這條大路的左側。地圖上看是東方。


姬路城有多個鬼故事,其中一個叫「數盤子的阿菊」。話說當年有人想殺害姬路城的城主,但是被阿菊知道了,就通知城主讓他逃亡。某次的宴客酒席上,家臣將祖傳的十枚盤子之一藏起來,並以遺失盤子為由,把阿菊綁在樹上施以酷刑再殺死,然後丟進井裡。從此以後人們就在井旁聽到有把聲音在數盤子:「一個盤、二個盤、三個盤…」

參觀完姬路城之後,我們就回去姬路站,準備乘坐13:25分開出的「濱風」(Hamakaze)號列車前往城崎溫泉。如果趕不上這一班車,就沒有直接前往城崎溫泉的列車,要花多很多時間才可以去到。


濱風號


城崎溫泉

城崎溫泉不是很大,我們由車站步行前往我們的旅館,都是十多分鐘。我們的旅館叫「千年之湯權左衛門」。旅館不是很大,但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我們的房間內也有獨立小浴場。




但是在城崎溫泉最大特色是那七個外湯。我們作為旅館客人,可以免費獲得兩張外湯通行證,自由去那七個外湯浸浴。不過七外湯並非天天都開門,我們當晚就去了御所之湯和柳湯。此外旅館內也有浴場,我們晚餐後也浸了。之後在房中也浸了我們的獨立浴缸。

2018年11月19日 星期一

2018年關西之旅-第4天

今天在酒店吃早餐,這間酒店的早餐都相當不錯。然後我們到樓下的觀光案內所拍照。


酒店外望的景色。



奈良的觀光案內所。很有特色的建築物。

拍照完畢我們就再次出發,今天我們先要去新大阪下塌的酒店check-in和放下行李,然後再前往稻荷和宇治。本來由奈良直接前往宇治只需要半小時,不過朋友說拿著行李會不方便,而且我們有JR火車證,便建議我先去酒店放下行李再去。我覺得也是的。

由奈良前往新大阪路程不太近,最近花了一小時左右才去到。我們在新大阪住的是Via Inn。在check-in時我詢問,由於後晚我們會回來再住一晚,所以想知道是否可以把大行李寄存在這裡?酒店員工卻表示不可以。太太聽到是有些不滿,讓我取消後晚的預訂。不過該員工在與上司聯絡之後又表示無問題了。其實一般酒店都接受寄存行李的,可能他們經驗不足吧。

搞定之後我們就出發前往稻荷。由新大阪需要先前往京都,再轉乘奈良線坐兩個站去稻荷。我好奇怪為什麼上次來京都時沒有去伏見稻荷大社?明明是必遊景點吧。






稻荷山看京都,我們沒有去到山頂。

伏見稻荷大社其實是在整個稻荷山上。我們就當它是一次行山旅程,一來高一些會少一些遊人,二來就當是做運動,舒展一下筋骨。

回到山下,有很多小食攤販,我們買了少少東西吃,之後又回到稻荷站坐火車前往宇治。車程其實只要20分鐘左右。


JR宇治站



來宇治只有兩個目的,一是綠茶甜品,另外一個是平等院。其實平等院不去也沒有甚麼,不過來到了沒有理由不去看看,因為它地點既不遠入場也不貴。


宇治川



平等院




中村藤吉本店的期間限定甜品parfeit。非常好味。

逛完平等院當然是吃下午茶。這麼遠來到,太太當然選擇了中村藤吉本店。

吃完又買完之後,我們坐火車返回京都。我們去了Aeon Mall走了一會,不過這個Aeon Mall沒有甚麼好看。由於下午吃了甜品,我們沒有甚麼胃口吃晚餐,只在Aeon Mall的Ringer Hut叫了一碗麵來吃就算了。20:44我們就坐火車回去新大阪的酒店。

有趣的是,在火車上我見到幾個中國女遊客,其中一個對她的同伴打了一個眼色,露出了一點不屑的表情,我好奇看看她不屑些甚麼,原來是因為她看到有一個日本女人在座位上看中國宮廷劇(我不知道是《延禧攻略》還是《如懿傳》,但是是有日文字幕。)我都想不到原來中日文化交流如此雙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