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5月6日 星期四

九龍塘

我的中小學人生都是在九龍塘渡過。當年午餐經常會前往九龍城,偶爾也會去牛津道。不過畢業之後,已經很少前往該區。現在我才明白,哪兒是名校區,如果不是上學又或者很有錢可以住在該區,否則根本不會在該區出入。

早兩天下午有時間,我就故意回來走走專訪一下。我在九龍塘港鐵站走路來,經過禧福道進入牛津道。沿途都是一些獨立屋或者低密度建築物,我感到住這裡的人都很富貴。路上很寧靜,行人很少,車輛也少,感覺很不像香港。

走到中途,有一個九龍仔業主會,看來是一個俱樂部,有網球場和停車場。近門口就已經停了一輛法拉利。再走不遠,有一間Market Place by Jasons超級市場。我見天氣熱就進去涼一下冷氣。

繼續走,過了蘭開夏道,就到了牛津道的名校區。何明華會督銀禧中學、賽馬會官立中學、東華三院黃笏南中學、中華基督教會基華小學和啟思小學都在此。但是我印象中英華書院也在此,卻不見了。後來上網查,才知道中華基督教會基華小學前身為英華書院,英華於於2003年已經遷往深水埗英華街。

牛津道的盡頭是迴旋處和牛津道遊樂場。這裡有一些泊車位。小時候我在喇沙小學時,爸爸有時會來小學接我放學,他會把車泊在此。我們會走路上來這裡開車回家。牛津道遊樂場一邊是喇沙小學,另外一邊就是瑪利諾。讀書時卻一點都不覺得瑪利諾是這麼近。不過what do I know? 我一次都沒有去過瑪利諾。



牛津道旁有路前往喇沙小學。今天的喇沙小學已經不是我就讀的那間小學。我的小學已經拆卸了。現在的小學跟我沒有關係。而小學對面就是喇沙書院。我由此步行前往衙前圍道,走到喇沙書院的後門。因為其實不論返學、午餐或放學,我都是用後門的。


喇沙書院


今天看這個後門,它比我記憶中要小。

我沿著衙前圍道前往九龍城,再走到宋皇台那邊。感到有點肚餓,碰巧有間老麥在附近,我又有12元炸雞下午茶優惠,便點了餐吃。之後就乘坐608號巴士回家。

2021年4月15日 星期四

Bob Iger: Ride of a Lifetime


終於由圖書館借到了《Bob Iger: Ride of a Lifetime》。Bob Iger由2005年起擔任迪士尼的主席和CEO。自此不斷壯大迪士尼的媒體王國,先後收購了彼思(Pixar)動畫工作室、漫威娛樂(Marvel Entertainments)、盧卡斯影業(Lucasfilm)和20世紀霍士(20th Cenutry Fox)。期間也建設了上海迪士尼樂園。今天迪士尼已經大到不能倒。

我借這本書時,最大的希望是看看他有沒有提及香港迪士尼的發展和他們跟香港政府如何打交道,不過他就香港迪士尼的事幾乎隻字不提。只有提到他出席香港迪士尼開幕禮時,留意到花車巡遊中,迪士尼動畫工作室的成功新作非常少,成功的都是彼思動畫,因此他很想收購彼思,只是當時不認為Steve Jobs會將它出售。但是他先容許迪士尼和ABC的節目在iPod上播出,然後他和Steve Jobs混熟了之後才問他有沒有興趣出售Pixar。

在Bob Iger想收購漫威娛樂時,他發現Ike Perlmutter很難說服,最後Steve Jobs幫他打電話給Ike Perlmutter,讓他知道Pixar轉入迪士尼旗下之後並沒有被影響,而且繼續發光發熱。Ike Perlmutter表示很榮幸收到Steve Jobs的電話,令他對交易有了更大的信心。

另外一次提到香港迪士尼時,他是收到Peter Murphy的通知要開會討論香港迪士尼的門票價格。他打電話給香Peter Murphy說如果香港迪士尼的行政人士不能為其樂園定價的話,他們就應該被炒。但是如果他們認為這些行政人員是有能力的話,那就讓他們自行定價好了。而他表示這是他想解散迪士尼的Strategic Planning部門的其中一個原因。

當Bob Iger考慮收購Lucasfilm時,他表示他曾經向Steve Jobs透露此考慮。Steve Jobs說那就打電話給George Lucas好了,他可能同意出售的。Steve還說不如就一起去Skywalker Ranch跟George吃個飯,趁機向他表示收購意向。可惜最終二人沒有去。而當Bob Iger向George Lucas提議時,George Lucas表示未有此考慮,不過如果他想出售,他會售給迪士尼。

最終七個月後George Lucas才決定出售,而他表示想要The Pixar Deal。不過Bob Iger和其班底早已計算過,盧卡斯影業的價值不及彼思,主要是因為Lucasfilm沒有電影在製作中。(而Pixar當時已經有四五部電影在製作中。)所以盧卡斯影業的價值不及彼思。

書中Bob Iger主要都是談及自己的成長,如何當中迪士尼的CEO、四大收購和上海迪士尼的建造。他最重要想表達的一句說話是Innovate or die。企業不創新,就會被淘汰。但是我在香港迪士尼的身上看不到這句說話的體現,尤其是在最近的新attractions身上。

2021年4月12日 星期一

建議復辦觀塘-北角汽車渡輪

 觀塘塞車已經成為了香港的一個可歌可泣的話題。我自己以前也住在觀塘功樂道,父親在世時我也經常回去,深深感受當中之苦。現在如果要去,一般都是坐港鐵。


其實早幾年政府提出三隧分流方案時,我已經提出,政府應該同時復辦觀塘-北角汽車渡輪,以協助解決觀塘的塞車問題。它是最簡單的辦法,因為其實觀塘-北角汽車渡輪現在仍然在運作,不過使用的車輛只有1號、2號和5號危險品車輛。只要船公司增加船隻和增聘人手,就馬上可以實行。但是政府完全不予考慮。

荷蘭阿姆斯特丹IJ河上,有免費的小船行駛。每艘船只可以載三台車左右,但是班次極頻密而且是免費,所以十分方便。證明只要班次足夠,大家仍然會樂意使用。現在其實不少來往觀塘和港島的人都會坐渡輪,因為不用逼而且不用承受塞車之苦。最重要的是早點去到碼頭以免送船尾。(不過船期是很準的,只要早數分鐘抵達必定能上船。)


東隧目前收費$25,如果汽車渡輪也收同樣的價錢,以一班船可以坐載40輛車來算,一程可以賺$1,000。一天跑40程就是$40,000。一個月是$120萬。一年有1千440萬。應該不會虧蝕吧?以上航班數量以現有油蔴地小輪船有限公司危險品汽車渡輪來計算。(http://www.hkf.com/tc/business_dangerous_goods_vehicles.php) 


油麻地小輪的危險品汽車渡輪班次其實不太多,有不少是深夜的班次。日間應該可以插入一些普通汽車渡輪的航班。而且油麻地小輪其實有四艘汽車渡輪,應該可以短時間內投入服務。即使油麻地的船已經用不上,內地虎門的汽車渡輪也是退役不久,稍作維修應該可以使用。

不過北角碼頭和觀塘碼頭現時的汽車等候區已經拆卸,如果要復辦汽車渡輪,可能需要重建汽車等候區。不然可能做成反效果。而幸好原來租用了渡輪碼頭位置的觀塘駕駛學院已經搬走。汽車等候區要重生少了一個障礙。

另外九龍城碼頭也有汽車渡輪設施,不過日久失修之下,相信需要不少工程才能再次使用。但是估計硬件費用不會太貴,希望政府和渡輪公司會認真考慮,不要什麼都不做。

2021年4月11日 星期日

TVB vs ViuTV

近年來ViuTV因為"全民造星"而製造了不少話題,吸引了不少年青人觀看。最近大股東黎瑞剛狠批TVB老化急須改革,曾志偉和王祖藍重返老家。

余詠珊老公星夢CEO老公何哲圖便辭職,TVB副主席及行政總裁李寶安,將在5月26日股東會後退休,其愛將余詠珊也會在本月底辭職,看來TVB會大刀闊斧做改革。但是我不看好TVB。

以往,TVB面對亞視的時候,可謂予取予攜,亞視有什麼突破性節目,TVB馬上複製,再在同一視段播出便可以解決對手。但是根據觀賞經驗,ViuTV是一個不斷推出新節目的電視台,TVB複製成功時,ViuTV已經在搞別的節目。即使ViuTV的新節目未必成功,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們會不斷嘗試,反正細台沒有什麼收視壓力,可以冒險。ViuTV成功之處在於真的為香港電視觀眾提供了一個不錯的選擇。我覺得雖然ViuTV收視率低(曾志偉說只有4點,只是J2級數),但是接觸面其實可能不弱。否則TVB也不用出手改革,大股東黎瑞剛也不會開口狠批。

反觀TVB有收視壓力,沒有把握獲得好收視的節目,一定不敢推出,以防觀眾和更重要的廣告商流失。其實我好奇怪為何TVB會停播《流行經典五十年》而改播《勁歌金曲》。ViuTV的《Chill Club》沒有錯是做得不錯,但是它的歌手和歌曲都以年青歌手/組合和新歌為主,跟《流行經典五十年》的觀眾層非常不同。《勁歌金曲》本來已經不多觀眾,當年連亞視的《蠟筆小新》也不敵,即使現在吸納三大唱片公司的歌手,相信也改變不了節目在TVB不受其受眾歡迎的事實,原有《流行經典五十年》的一班較年長觀眾的流失量,可能令其得不償失。

但是年青觀眾會因此而看TVB?我想不會。因為其實大部份年青人在家中都沒有電視機的主導權。他們很可能只是用平板電腦或手機看節目,他們要看ViuTV仍然會用自己的裝置看ViuTV。最重要的是,在年青一輩中,跟人說自己看TVB會給人很老套的感覺。

TVB的改革,只是找曾志偉和王祖藍兩個老將回來。結果又是在《超級綜藝》中玩扮野。沒有錯,TVB的強項是找藝人來玩扮野,持續使用自己的絕招是對的,不過如果只是用此舊招,又為何要找曾志偉和王祖藍回來?現有的領導層不會找藝人來扮野嗎?這一點我真的不明白。

其實陳志雲說得很對,TVB今天不能夠再跟合作夥伴說,我們合作是我在給你好處。今天的媒體生態已經轉變了,很多人已經不再依靠電視作為主要的資訊接收渠道。網上要什麼有什麼,為何我還要看TVB?TVB最需要的是創新,而第一項需要轉變的是心態。心態不轉變,找誰回來也沒有用。

2021年4月7日 星期三

高塘走到水浪窩

星期一我和太太、姊姊和姊夫四人一起去行山。姊夫建議的行程,由西貢高塘一直走到水浪窩。我們打算由高塘起步,走嶂上郊遊徑至嶂上,再走天梯下山去榕樹澳,再由榕樹澳沿著引水道和馬路走到水浪窩。

早上由於有微雨,曾經質疑應否繼續出發,最後聽天氣報告說只有早上有一兩陣雨,所以就決定走。我們在09:30於鑽石山巴士總站登上96R巴士前往高塘,結果坐了差不多一個半小時才到達。


嶂上郊遊徑的起點



路上見到很多樹木被燒焦。


許林士多

豆腐花,$13一碗。在嶂上這樣荒蕪的地方,價錢相當合理。

11:00我們出發,走了一個半小時左右就到了嶂上。沿途幸好很少見到其他人,因為我很怕那些一進郊野公園就扯掉口罩兼口沬橫飛的行山客。在嶂上,附近我們不見有桌子可以吃東西,我們就進入了許林士多叫了兩碗豆腐花(每碗13元),我們就坐下來吃麵包和豆腐花了。吃完也差不多1:15分,就起程走天梯去了。

天梯旁有一個小山坡,走上去可以見到企嶺下海的景色。

大約1:30分已經到了天梯頂,我們就由此路下山。幸好梯級和梯級之間不算高,而且雖然下了雨也不算滑,所以下山的路都不算太困難。2:00左右我們已經抵達了榕樹澳村。

由榕樹澳村走向水浪窩都是馬路,平坦易走。我們就慢慢走,大約3:45分終於到達了我們的終點站水浪窩。

由於今天是假日,這裡有很多巴士回市區(馬鞍山或沙田)。(當然也有巴士去西貢,但是由西貢離開去港島或荃灣都不方便。)我們最後坐上了99號前往恆安。姊姊說可以去耀安邨的茶餐廳吃下午茶。

巴士中途經過十四鄉,包括井頭村、輋下村和泥涌一帶。只見這裡沙塵滾滾,後來上網搜查,才知道原來新鴻基地產補了百多億元地價要發展這裡,政府要求新地擴建西沙公路至四線行車和建設其他公共設施。大公報更透露政府有意延長屯馬線至此以應付交通需求。

下午茶之後,我們在16:55由耀安邨乘坐682巴士回家。六時前就回到去了。

2021年3月30日 星期二

南丫島半天遊

星期六我和太太早上去了中環看鬱金香,然後去了南丫島午餐和行山。

香港花卉展覽今年改變了形式,在不同地點擺設花卉,鼓勵觀賞者在網上賞花。不過太太極愛鬱金香,所以我們在星期六早上前往親身觀賞。心想星期六早上不會太多人,一來外傭沒有假期,另外不少人仍然要上班,小朋友也要去補習或上興趣班吧,總之就是應該少點人。

事實上也是的。我只是奇怪為何附近有外傭在休憩,星期六她們不用工作嗎?我們在11時前去到花展現場,不用排隊入場,而且沒有十分鐘的時間限制。不過花槽只有一個。其實15分鐘左右,怎樣也應該看完了。

之後我們走路前往中環港外線碼頭,乘坐12時前往榕樹灣的航班。這班船很多人,明顯有很多人想去郊遊。我選擇南丫島因為一來已經多年沒有和太太去,二來南丫島比較大,可以消化人流,應該不會跟太多人肩碰肩地行山。而且前往南丫島的人數始終有船隻座位限制,不可能太多。

我們12時半就抵達南丫島,在路上見到有個女士肩膀上有一條蜥蜴,太太感到好好奇。她回應我們說不用怕牠不會咬人的。之後我們在一間酒家的附近又見到一條大蜥蜴。之前好像在電視上見過,應該是有人養的。


之後我們找到了我們想去的餐廳「農舍」 而它又剛剛有位。我叫了菠蘿咖哩飯,太太叫了漢堡。食物份量很多,差點吃不完,捧著肚子走。


由於吃到很飽,所以我們決定也走上去風力發電站增加運動量。之後才繼續前往索罟灣。中途經過海灘,不過已經關閉了,不准進入。接著我們就開始上山,前往索罟灣,最後我們在大約4時20分去到。不過前往中環的船在4:05已經開出了,下一班船是5時35分。而前往香港仔的街渡也要5時20分才開出。

我們決定去坐5時20分去香港仔的街渡,因為我覺得前往中環的小輪會很多人。我們見到街渡已經在碼頭就上了船,誰知道街渡原來開5時。到了5時它就開出,我們都有些意外,也有遊客因此錯過了我們這班街渡。街渡先前往模達灣才去香港仔,而在途中我們可以看到夕陽西下,很有感覺。




街渡在5時30分左右已經到了香港仔。其實最好街渡在鴨脷洲泊岸,因為該處現在已經有港鐵。最後我們在香港仔乘坐77號巴士回家,大約6時多回到。

2021年3月25日 星期四

榮光教會

最近王礽福(前宣道出版社長)表示會跟王少勇牧師在台北搞一間台北榮光教會,而楊健強牧師也會在英國愛丁堡搞一間愛丁堡榮光教會。

兩晚前,王礽福和王少勇牧師在辛福台的直播中表明了搞教會的目的,可以在以下視頻重溫:

https://www.facebook.com/107928173975259/videos/1847071162119595

雖然王礽福和王少勇牧師表明教會是為一眾未能適應台北或英國生活的人而辦,並且一定會鼓勵教徒要融入當地教會。但是我覺得,一旦開始了這些教會,加入了的人就不會願意離開。試想想,他們最初來的時間,是抱著一個逃避者的心態來的,他們最想跟同路人在一起,大家有共通點,再一起走了一段時間,成為好友之後,怎麼可能選擇分開,去參加當地的教會?你趕他們也趕不走。

當然王礽福的意見是,這些羊群已經離開了傳統教會,你不去牧養,只去阻撓其他想牧養他們的人,對事情是沒有幫助的。他們最後也不會返去傳統教會。但是我想說,同樣地,你也不要以為你們開設的榮光教會可以關閉,我也不相信會有人在加入之後會離開。